华体会hth网页版

世界第二大服装出口国遇出口减速阵痛:海外订单减少、能源成本增

发布时间:2022-09-29 03:00:36 来源:hth华体会网址 作者:hth华体会全站

  据外媒报道,两名孟加拉国服装业行业领袖预测,在2021年经历异常强劲的逾30%的增长后,孟加拉国的服装出口增长今年可能降至15%左右,因为美欧客户消费降温了。

  孟加拉国是仅次于中国的全球第二大服装出口国,服装业出口占孟加拉国出口总额的80%以上,其客户有沃尔玛、Gap、H&M、Zara和 AmericanEagle Outfitters等大零售商和快销服装商,其中一些在欧美的销售已经疲软。

  在需求放缓的同时,区域能源危机也在削弱孟加拉国服装业的交付能力,能源供应是及时交付产品的关键,但目前孟加拉国不得不采取一些减载和限制电力生产措施来节省电力。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国际经贸学院教授、中国WTO研究会研究部主任崔凡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孟加拉国等国家,在出口方面,面对着原材料和各种配套能力不足的问题,确实较为脆弱,一旦出现能源危机等,容易出现逆差。

  受疫情影响,2020年孟加拉国成衣出口受到冲击,出口额仅为274.5亿美元,同比下降17%,落后于越南。

  2021年二季度开始,孟加拉国成衣制造厂家的欧美订单开始增多,2021/22财年前十个月(7月至次年4月),孟加拉国服装出口额达到353.62亿美元,超过该财年351.44亿美元的目标。

  据孟加拉国出口促进局统计,2021年7月至2022年4月,孟加拉国服装出口额同比增长35.98%。针织服装仍好于梭织服装。这段时间,孟加拉国针织服装出口额为192.42亿美元,同比增长37.49%,梭织服装出口额为161.19亿美元,同比增长34.23%。

  不过,孟加拉国服装出口只用了10个月就完成了本财年的目标的好消息并未能延续到下半年。

  Zara的供应商Plummy Fashions董事总经理兼孟加拉国针织品制造商和出口商协会前主席总经理霍格(Fazlul Hoque)表示,7月的新订单同比下降20%,欧美市场零售商要么推迟成品发货,要么推迟订单。

  他透露,他的客户将订单推迟了一个月左右,并削减了订单规模。一位他拒绝透露姓名的美国大客户最初希望将本月的一小批货物推迟到 12月。

  在霍格警告他们关于长期囤货有可能面临的处罚和其他费用后,客户后来要求只延迟一个月。“如果他们想把这么小的订单推迟几个月,那就意味着情况不太好。”他解释道,“他们甚至无法容纳这么小量的单子。”

  孟加拉国服装制造商和出口商协会 (BGMEA)副会长阿里(Miran Ali)也表示:“我们今年的增长速度应该在15%左右。”不过,他说:“这将是正常的一年,去年的增长是一个异常高的跳跃数值。”

  另一个令孟加拉国出口商担忧的,是投入成本的不断上升。截至6日,孟加拉国在国际油价高企的情况下将燃料价格提高了约50%。

  据霍格估算,能源约占服装公司总成本的10%,且由于长时间停电,各企业的柴油发电机的使用量有所增加。

  “油价异常上涨后,生产成本将急剧上升。”BGMEA的另一位副会长阿紫米(Shahidullah Azim)表示,“我们将不得不为已拿到的订单承担损失。”

  他预估,今年孟加拉国成衣出口额可能在380亿-400亿美元之间,即增长 6%~12%,明年“如果全球经济陷入衰退,情况可能会更糟”。

  崔凡对第一财经记者解释道,有很多出口类国家的定价能力并不强,这也成为制约其利润的重要因素。

  孟加拉国石油公司(BPC)主席阿扎德(ABM Azad)近期表示,目前有足够的柴油库存,可以满足32天的需求。他说,孟政府还确定了未来6个月的燃料进口计划,一艘载有50000吨辛烷的船将很快抵达。目前,孟汽油库存为21883吨,可满足15天的需求;辛烷库存为12238吨,可满足9天的需求;炉油库存为85041吨,可满足32天的需求;航煤库存为62891吨,可满足44天的需求。

  上个月,孟加拉国成为继巴基斯坦和斯里兰卡之后第三个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寻求贷款的南亚国家,原因是其外汇储备萎缩、贸易逆差猛增。

  最新出炉的数据显示,由于进口增加,截至6月30日,孟加拉国的贸易逆差激增至创纪录的330亿美元以上。而受进口费用增加和近几个月美元大涨带动塔卡走软的拖累,孟加拉国上个月的外汇储备两年来首次跌破400亿美元。根据孟加拉国央行数据,该国外汇储备在2021年8月,飙升至480亿美元。但在进口异常增长后,其外汇储备在2022年6月下旬,降至418.6亿美元。


上一篇:菲律宾南部的传统服饰⑥:纺织品Inaul 下一篇:女梭织时装行业深度研究报告